银河娱乐游戏棋牌源码 银河娱乐游戏棋牌源码

银河棋牌网址格律词韵律之浅见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8-06 18:46   【 关闭
  
你在哪里?
  
  江水流春,飞雁送秋,曾何时,丝丝华发,遮掩了我昨日的红颜?
  
  渺渺天宇,茫茫人海,有几多,悠悠心事,系住了我永久的情怀?
  
  你可知,我一生的情缘,只为寻你而来?
  
  又怎料,我一生的情缘,将在寻你中而逝!
  
  那至死不渝的学儒、禅佛、仿道,只为修饰、点缀我,借以走近你兰若的风姿。
  
  因为我来了,于是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个你!
  
  我在寻你!
  
  东海茫茫连苍穹,南国炎炎广绿茵。
  
  西陲黄沙随风舞,北疆白雪浩无垠。
  
  寻你!寻你!
  
  寻你!寻你!
  
  你在哪里?
  
  寻你在春季——
  
  江南的杏雨,滋润了我的童真;
  
  漫山遍野的姹紫嫣红,映染了我的情窦。
  
  树上的梅子已经遍泛了青色,我竹马骑遍三乡,井床边始终不见你的踪影。
  
  屋檐下,淅淅沥沥的雨滴,是我为你写就的一行行诗;
  
  河堤上,朵朵盛开的芍药,倾听了我对你的叨叨嚅语。
  
  我问花,花不语,落红飞过秋千去;
  
  我问春,春不语,杜鹃声声啼不住。
  
  寻你!
  
  你在哪里?
  
  寻你在夏季——
  
  灼灼丽日疯长了我的热烈,习习晚风飞扬着我的情思。
  
  夏花是如此的绚丽,我又怎能拒绝心中美丽?
  
  寻你,我放弃了林间伟岸的树;
  
  寻你,我选择了江流漂泊的帆。
  
  存一份婴儿般的纯真,怀一份菩提般的虔诚,我孤帆远扬—
  
  西湖边的守望,梁园里的祈盼;
  
  复社旧院的寻觅,西岭松下的盘桓······
  
  那出浴的清莲分明是你的神韵,盛开的牡丹依稀有你的英姿;
  
  远山青黛横亘出你的峨眉,盈盈水波荡漾在你的眼眸······
  
  曾几时,夕阳弄琴独自赏,换得无限黯然色;
  
  误几回,横塘路上芳尘绝,潇潇无际梅雨愁。
  
  茕茕孑立思悄然,尺尺笺书无寄处——
  
  多少长河渐落、晓星阑珊里,南国红豆,编织入我殷红的相思;
  
  身身尘埃拂又染,心泪长伴独飞语——
  
  多少炎炎烈日、沉沉彩霞里,声声蝉嘶,掺和着我热切的追问。
  
  在哪里?
  
  你在哪里?
  
  寻你在秋季——
  
  秋高气爽,阵雁南翔。
  
  游云思所,倦鸟知返!
  
  是那七色的彩虹化成了追梦的蝴蝶?
  
  还是那太多不老的美丽情爱传说,支撑了我心中的向往?
  
  寻你,我依然在寻你——
  
  我聆听秋虫在呢喃,希翼秋虫的呢喃里有你的故事;
  
  我询问南归的飞燕,希翼飞燕能够告诉我你的消息!
  
  那绚丽的海棠花可是你的笑靥?
  
  绵绵的秋雨,斑驳了你多少如莲的心事?
  
  你是否在等我时数遍了过往的帆?
  
  你是否在等我中瘦成了篱边的菊?
  
  我寻你在风中,漫漫风沙撕扯着我的疼痛;
  
  我寻你在雨里,沉沉雨滴敲打着我的无助。
  
  多少次,多少次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依然不见你的踪影。
  
  斜月沉沉藏海雾,岁月正在渐渐地老去!
  
  寻你---
  
  点点浓情化血泪,悠悠往事依梦寒。
  
  孤舟揽月满清辉,寒鸦绕树独盘旋。
  
  在哪里?
  
  你究竟在哪里?
  
  寻你在冬季——
  
  冬天来了!!
  
  朔风凄厉,雪花飞舞。
  
  你那里下雪了吗?你可住在向阳村里?
  
  我多想能为你递上一只暖手壶,多想亲手为你披上一件御寒衣。
  
  可韶华飞逝,美人迟暮。
  
  你是否还能辨得出我曾经闪亮的眼眸?
  
  我又如何还能负重这满载霜雪的独行兰舟?!
  
  回望---
  
  朵朵心花为君开,缕缕情思为君缠。
  
  幽幽寡欢为君怀,点点泪花为君弹。
  
  多少年来,寻你已是我的习惯;
  
  多少年来,寻你已是我生命的组成部分。
  
  也许,我寻你在春季时,你却在夏季里;
  
  也许,我寻你在秋季时,你却在春季里······
  
  那就让我伴着梅花的暗香,在梦里拥着四季的风景寻你!
  
  期翼在梦的十字路口牵你的手,去演绎只有你我方可意会的心灵的灵犀!
  
  
  
  作为一个真正称得上深度喜欢文学的人,我们都为唐诗宋词里所透析出来的高超的文学艺术所深深折服而流连忘返过。为了能够力求较为全面地去学习、了解,在一九八四年我买了第一本韵书,而后又陆续的添加了几本。当时也就是跟着感觉走,自然意识里也就这样做了。这一喜欢就是二十多年。
  
  然而,不知始于何时,自己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对韵律的模糊了!我对一个感念的产生,往往喜欢力求作追本穷源的探知。去年,我浑然间产生了对此明显的独自的认识观。又在文学社里数度对此不同意见的探讨下,在深刻反思的同时形成了一个也许不算完整的感念。深感独自的认知总是有限的,而今叨叨成文,仅作抛砖引玉。
  
  “词乃诗之余”。几乎在格律诗形成的同时也就有了词的产生。词,从民间的教坊,到官府的专业乐府机构,无不说明了词的原始声乐本能,故又称“曲子词”。词的节律形式以及灵活多变的句读形式对情感的挥发,无疑是对原文学的诗的拓展。词的五五句型、七七句型的对出无不在格律诗的韵律里,而且,无一例外要求以对偶(可以宽对)。这也就明显地说明了词其本身蜕化于诗了(当然骈俪文的因素也很多)。众所周知,词都有词谱。所谓词谱,也就是每一首词都有自己独自的固定的片段、字数、句读、韵律格式(平仄、韵脚的要求)的要求。唐、南北两宋的音乐大家们收集、整理、以及自度了大量的曲调,我们现在所存的词牌,基本来自于那段时间里。极其遗憾的是,南宋后,词没有了原有的曲谱了,换言之,我们现在所谓的词牌、词谱,只是文人笔下的几乎纯粹的文学文体了。
  
  平仄、韵律的固定格式无疑是为了唱读时的宛转悠扬,自然流畅。于是,声乐的美感与词意的互存就成了曲子词的主要特点了,在追求词的意境的同时,而把不合乎平仄的字、词语称之为“拗”,就是拗口了,甚至有了拗救(也有必须救,也有不必救的)。好几百年来前辈文人大部分一直沿袭了这一概念。
  
  那么,作为纯粹文学化了的词,在作品的创作时,就原词谱上是否可以有所改变呢?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词的韵律是否应当严格遵循就一直有两种争论了。究其原因无非主要是为了“词谱乃传统的文化,是国粹,古人一直沿用了,不应该改变”,以及“文学应以意境表达为主,死板的平仄规定实在无益于自由的表达挥发”。
  
  词得以长期以来受到文人们的青睐无疑是有其鲜明的特点的。情感乃文章的灵魂,中国古文字博大精深,精湛的文字处理可最大化地深沉、弥漫、透析、张扬了作者独自的情感。节律以及灵活多变的句读形式也对情感的渲染起到了一定成分的张扬作用。应该说,每一种词牌对不同的情感表达要求是不一样的!这不仅仅从韵律上,就不同的字数安排、句读上都有缓急、忧喜之分。特定的情感寻找合适的词牌来表达宣泄,也就成了文人自然的喜爱之选了。
  
  可以这样说,写过词的人或多或少都曾经为了字、词的平仄与意境表达间的取舍而深深苦恼过。就应者而言,丝丝吻合而又浑然天成的可谓凤毛麟角。就文学而言,情感为灵魂,意境为气息。自然,飘逸而又不失深沉的文章当为上上的最求目标。情感自然的挥发,来自于臆胸,往往是不加辞饰的。故清人刘大櫆《论文偶记》说:“文章到极妙处,便一字不可易;所谓无一定之律,而有一定之妙。”词的每一字、每一词都当为精妙的文字,应该说意之所在是难假他字、他辞的。《文心雕龙·附会》也曾言;“改章难于造篇,易字艰于代句。”。完美严谨的韵律无疑对此是冲突的。从“兔丝附蓬麻,引蔓故不长”(原意非此,读者的理解引申未必不可)我们也应该有所启迪啊。既然前人也说道,填词是带着枷锁跳舞,那么我想,枷锁重戴,终究无法曼舞;篱笆高筑,难免有阻春风。
  
  其实,前人对此灵活运用的多多。论有“拗可救,也有不救者”,“得句可无论平仄韵律等等”。事实上,历史词作名篇里所有称之为“变格”的都是灵活运用的结果。李白的《忆秦娥》押仄韵,而宋贺铸押的是平韵。《声声慢》本为平韵,而李清照押仄韵,因为李清照的《声声慢》更加精妙吧,仄韵反倒成了正格。在王国维的一篇《人间词话》里,论及词之工与不工时,也就指出后主、正中、永叔、少游、美成诸人为工啊。那么谁又能说东坡、稼轩的词不及以上诸人呢?(本人以为后主、东坡、稼轩、容若,当推一流)。“恨美成创调之才多,而创意之才少耳”(《人间词话》)大家此论,也不难对我等有所启发。况词始作者易巧而应者难工。
  
  诗至唐方渐渐形成完整的五律、绝,七律、绝。有了严格的格律。而盛唐以来的诗家们多有古诗(可以无论严格平仄、韵可同平可同仄、三平尾也有之)之作,也是缘于主体创作美感的挥发吧。格律诗盛行时的《渭城曲》不在格律,《春晓》仄韵,《夜雨寄北》两次重复“巴山夜雨”一词,而历来被称为七律的压卷之作《黄鹤楼》三次重复使用了“黄鹤”一词,且前四句不在平仄上。谁又能说,他们不懂韵律?谁又能不敬仰那些诗作的艺术感染力?我们有理由深信:意当为文先,如不幸而难全,可适当调整平仄而取意。姑且称之为两害取其轻吧。骈俪文也为韵文,而在写作时皆由作者自度,不过间以平仄,调整承启,并以长短句以散意,求一节律自然流畅而已。
  
  古诗于格律诗前,存有而具大量的闪耀作品,甚至在诗作的长河里的成就远远高于格律诗。格律词前没有非格律词,我们囿于格律词而驻足了,我们是不是也会失去更多更广的空间呢?对部分不在格律的词往往大加指责恐怕实非文艺之本,也非深度文学人士之所为吧。
  
  当然,我们不妨可以各得其旨。坚持按格律者,努力“不以辞害志”吧。而不十分在意格律的文友也应该了解格律的相关知识。特别是做好对文字间的平仄调节,力求能够读来宛转悠扬,尽力不至于犯孤平孤仄。深感于“文学之陋习,杀许多之天才”(《人间词话》),希望缘之于文学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在这一点上能归之于文学,更期望博大精深的中国古文化的继承发展的结果得以更加绚丽多姿!